昨天跟學伴聊天
忽然發現了一件事情
那件事情是在小家聚的時候發生的
該怎麼說呢

原來發現自己還是差不多
差不多的害怕
無力感一擁而上
那種感覺原來不會隨著年紀的增長而漸漸的淡忘掉
有時候
真的對自己的記憶感到無力
假如我是智能障礙者
是否就無法在繼續記住這些令人討厭的過往
就能夠每天的很開心

老實說
很羨慕那些孩子
還記得當初去面試的題目是:假如有個障礙發生在你身上,你想要什麼?
那時候的我選擇智能障礙
因為我發現他們會因為一些很小的事情
而感到滿足、開心
這是我目前所追求的目標
很矛盾的原來
我成為特教的一份子,幫助的那群孩子
是我想渴望變成的那種人
人好像會這樣子嘛?
當我們渴望,假如得不到
就會變成另外一種模式去靠近 接近

跟自己對話有時候總是會覺得無力
因為明明不想承認自己的缺點
努力去掩飾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但冥冥之中還是會有一些機緣
讓你去省思自己
自己所不足的一切
自己所渴望的一切

無助感
是我不想告訴大家的
因為我總是認為著
我長大了我有能力去保護自己
原來在事實的面前我顯得渺小
顯得如此的脆弱
一點點的黑
就把我長久建立的一切一點一滴的破壞了
何時
走的岀這裡
那最不想被說岀的感覺

原來有辦法輕鬆說岀
不代表有辦法輕鬆面對...
或許還是需要一些時間來幫我...

PS,
赦免了你,誰又該來赦免我...

創作者介紹

隨翔視界

nature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